<ins id="1f7pr"></ins>
<cite id="1f7pr"><span id="1f7pr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1f7pr"></cite><cite id="1f7pr"></cite>
<cite id="1f7pr"><strike id="1f7pr"><thead id="1f7pr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1f7pr"></var>
<cite id="1f7pr"><strike id="1f7pr"><thead id="1f7pr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1f7pr"></cite>
<var id="1f7pr"><strike id="1f7pr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1f7pr"><strike id="1f7pr"><listing id="1f7p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1f7pr"></cite>
<menuitem id="1f7pr"></menuitem>
<ins id="1f7pr"><span id="1f7pr"></span></ins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棗強新媒體 2019-12-23 450 10

明年貨幣政策三大前瞻:2020年會降準降息嗎?

健康管理師 http://www.dianxian028.com/

原標題:2020年會降準降息嗎? 明年貨幣政策三大前瞻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上海報道

又是一年總結展望時。

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開會議,分析研究2020年經濟工作。按照慣例,政治局會議之后,將召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。

在此之前,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,今年第三季度經濟增速已回落至6%,市場高度關注未來經濟增速是否會“破6”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雖不會提出具體的經濟增速目標,但將形成前瞻性指引,并對財政政策、貨幣政策等宏觀政策定調。

關注點一:“貨幣總閘門”會否重現?

過去三年的貨幣政策都定調“穩健”,但側重點各有不同:2016年突出要“適應貨幣供應方式新變化,調節好貨幣閘門”;2017年強調要“保持中性,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”; 2018年則表示,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,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。

回頭來看,2019年央行多次降準向市場釋放流動性。此外,央行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,通過LPR報價改革來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。改革后,央行在11月首度下調了MLF和逆回購利率(5BP),有效帶動銀行貸款利率下行?傮w來看,2019年流動保持合理充裕。

目前來看,明年關于貨幣政策的定調仍將是穩健。雖然目前CPI突破4%,但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將是貨幣政策的首要目標,結構性通脹并不會對貨幣政策形成掣肘。

2016年、2017年提出“貨幣總閘門”后,后一年央行都有跟隨美聯儲加息的操作,內部看主要推進金融去杠桿,實際上貨幣政策是穩健略微偏緊(2018年下半年偏松)。但目前面臨經濟增速“破6”、2020年GDP翻番的復雜情況,貨幣政策大方向是穩健偏松,大概率不會出現“貨幣總閘門”的表述。

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表示,明年貨幣政策邊際寬松方向不變,但節奏和力度上會更加靈活:一方面是結構性貨幣政策更多地創設、完善和使用(比如PSL),另一方面是寬松政策不會一蹴而就。

“明年降準、降息都有可能。利率市場化改革后,央行主要通過調控政策利率來帶動貸款利率的下降,現在每次降5BP的話,降息可以有多次操作!敝刑┳C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表示。

“LPR可能于2020年下半年下調40個基點。在此期間,MLF利率也可能下行,但幅度或不及LPR。因為加權平均貸款利率有必要下行以緩解實體經濟通縮壓力!敝薪鸸绢A計。

降準方面,春節前可能有一次。因為春節取現增加將導致流動性緊張,同時明年1月2020年提前批專項債大規模發行,亦需要流動性支持,而人民幣匯率相對穩定給了降準外部空間。

關注點二:貨幣供應方式有新提法?

2002-2014年間,長期貿易順差使得央行被動投放大量本幣購買外匯,外匯占款一度成為投放基礎貨幣的最主要渠道。

央行數據顯示,2014年5月外匯占款達到峰值27.3萬億元,較2002年擴張25.5萬億元,這期間央行總資產規模擴張28.37萬億元,基礎貨幣規模擴張23.39萬億元。

此后,外匯占款回落,央行頻繁使用逆回購和SLF、MLF、PSL等結構性貨幣工具,再貸款成為央行投放基礎貨幣的主要渠道。

光大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張文朗表示,“完善基礎貨幣投放機制”或有助于解決央行持續縮表問題,隨著外匯占款的回落,基礎貨幣被動收縮,未來基礎貨幣投放的方式或更加靈活。

在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“完善基礎貨幣投放機制”后,明年貨幣政策是否會有相關表述值得關注。

關注點三:金融風險如何處置?

對于2020年的金融風險防范化解工作,12月6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已經透露了一些信號。

會議稱,明年(2020年)要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,確保實現脫貧攻堅目標任務,確保實現污染防治攻堅戰階段性目標,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。

國泰君安證券研究所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表示,本次會議除了提到2020年繼續三大攻堅戰外,并未強調“房住不炒”“金融供給側改革”“去杠桿”等。這當然并不意味著金融領域立即放松,但金融防風險政策節奏大概率后置。

明明表示,本次會議再次強調要“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”,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的臨近,銀行理財業務整改進度并不理想,若2020年底嚴格按照“一刀切”的思路執行新規,可能會加劇銀行的處置風險并對金融市場穩定形成沖擊,因此預計明年的監管政策可能會有維穩政策相繼推出。

責任編輯:張譯文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棗強新媒體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棗強新媒體 X1.0

微信掃描

66cp彩票app